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孙连仲率兵死守台儿庄2万余人伤亡1400

发布时间:2019-12-04 17:15:36

孙连仲率兵死守台儿庄:2万余人伤亡14000人

台儿庄大战经过

台儿庄大战作为正面战场上一次重要战役,其过程是十分曲折,也是震撼人心的。

公元1938年3月23日上午9时,日军骑兵300余人在战车的掩护下向台儿庄方向冲来,与守卫台儿庄的孙连仲将军的第二集团军的第三十一师骑兵在峄县以北的康庄附近发生遭遇战,台儿庄正面战事正式打响。此时,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背靠大运河已在台儿庄布下口袋阵,只待日军进入。中国骑兵稍退,10时,日军又增兵300余人,炮4门,沿台枣铁路追至赵庄,与中国守兵再次发生战斗,到11时日军500余人在6门火炮、7辆战车的掩护下,分别由赵庄、前城、獐山方向压过来,并炮击泥沟,中国守军奋起抵抗。激战至下午5时,退至南洛、贾家口一线据守。日军在台儿庄北五里刘家湖村设有炮兵阵地,排列10门大炮,向台儿庄猛轰。九十一旅一八三团三营营长高鸿立率领士兵,每人一把大刀,8颗手榴弹,杀入敌人炮兵阵地,砍得敌人无法招架,弃炮而逃。当时台儿庄战场上流传着:“活张飞大闹刘家湖的佳话”。

3月24日晨,日军先头部队出现在台儿庄铁路东侧之墩上村并展开,炮兵部队也毫无顾忌地暴露在中国军队面前,敌炮排列迹象表明,日军将大举向台儿庄发起进攻。上午9时,第三十一师第一八六团第三营迫击炮排乘敌立足未稳,潜伏到敌炮阵地附近袭击了敌炮阵地,顿时浓烟四起,火光闪闪。10时,敌炮反击向台儿庄城猛烈轰击,主要轰击目标在城北门的东西两侧,并用战车开道,掩护步兵冲击,城墙多处被击中炸塌,城内民房多处被击中起火。此时敌步兵两个大队已接近台儿庄,中国守军用迫击炮向敌阵地猛烈射击,迫使日军过早展开。下午时分,日军步军在10余辆坦克和重炮轰击的掩护下向台儿庄冲来,战况十分激烈。这时,中国铁道装甲车驶进战场助战,中国炮兵向敌射击,步兵士气大振,乘胜反攻,一些官兵赤膊上阵勇猛冲杀,守城部队凭借手榴弹与攻城日军反复拼杀,双方战至黄昏歇战。

台儿庄大战打响后,引起中国最高军事当局的关注,就在同一天,蒋介石乘机飞抵徐州,听取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汇报,了解战况,决定继续抽调部队增援第一、五战区的军事兵力。蒋介石指示:第一、第五战区应更大地消耗敌人,争取更多的时间以利全局。并令随行的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等组成临时参谋团,留驻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命令炮七团一部、战车防御炮一营及装甲车队立即参战。当晚,白崇禧、孙连仲到达台儿庄南站第三十一师师部视察军情,了解战况,第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向他们汇报了战斗情况。

3月25日早6时,池峰城命装甲车第三中队突然开到南洛以北,向驻北洛、刘家湖的日军猛射狂轰,给日军很大的杀伤。上午10时,千余名日军在30多门重炮、29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南洛、刘家湖、邵庄等阵地发起全线进攻。守军第三十一师官兵奋起抵抗,激战甚烈。战斗至11时由于日军攻势凶猛,扼守邵庄的梁敬贤营长牺牲,扼守刘家湖的王郁彬团长、高鸿立营长负重伤,我军伤亡惨重,邵庄、刘家湖阵地失守。中国守军退到榆林、三里庄,后组织反击,毙敌甚众。到下午4时,日军集中炮火猛攻台儿庄,北门、小北门两侧城墙被轰塌数丈,邵庄、园上700多名日军猛扑过来,守军奋起反击。5时,约200名日军由小北门突入庄内,被困于大庙内。王冠五督励官兵奋力歼灭庄内日军,对城外日军采取防御态势,激战至傍晚,终将庄内日军歼灭,此役中国官兵伤亡达400余人。

3月26日黎明,第三十一师官兵听到台儿庄东北方向枪炮声甚为激烈,判定可能是友军与敌发生战斗,即令第一八六团于5时向孟庄、园上日军发起攻击,将敌击溃。随即日军展开反攻,第一八六团官兵被迫退回庄内据守。早7时,日军6架飞机对台儿庄及南北火车站进行狂轰滥炸,接着园上的六七百名日军在其炮火的掩护下继续对台儿庄发起攻势,中国守城官兵沉着应战,多次将进攻日军击退。到了中午1时,日军7架飞机向台儿庄实施轰炸,投弹40余枚,均落在西关和城内,民房毁坏甚多,我守军亦有伤亡。轰炸过后,日军炮兵也向台儿庄城墙进行轰炸,工事多处被毁。下午,池峰城师长命第一八二团二营向刘桥日军炮兵阵地袭击,但未得手,于黄昏撤回北站。

孙连仲在前线指挥作战

日军猛攻3昼夜,最终得以冲入台儿庄城内,与我军发生激烈巷战,第三十一师在台儿庄与日军血战数日,中日双方伤亡惨重。李宗仁命令孙连仲派兵增援第三十一师,孙连仲命令在台儿庄右翼阵地的第二十七师黄樵松部、独立第四十四旅吴鹏举部和在台儿庄左翼阵地的第三十师张金照部,绕道敌后侧击日军,对日军形成第一次包围。中国军队决定于27日拂晓对进攻台儿庄日军展开全面攻势,进而使台儿庄大战更加白热化。

3月28日黎明时分,漱谷启集中步兵第六十三连队二个大队、独立机枪第十大队、轻装甲车第十中队等数千兵力向台儿庄发起强大的攻势,为歼灭庄内日军,王冠五集中迫击炮以密集火力向大庙轰击,各突击队冒着炮火出击,与顽敌展开一墙一屋的巷战。约8时,五六百名日军突进到北站附近,中国守军以猛烈火力阻击,杀敌甚多。战斗至上午10时,据守北站的中国军队伤亡殆尽,又调一营火速增援北站

,至中午12时,台儿庄内仍在激战中,战况十分惨烈。下午,漱谷启集中全力攻取台儿庄西门及西北角,日军多次组织攻势,均被我守军击溃,双方伤亡惨重。这一天日军打破了夜间不作战的常规,天黑以后,日军仍然频繁地发起攻击,激战到晚上8时左右,有一股百余日军从城西北角豁口突进庄内与原来突进庄东北角大庙之敌遥相呼应,庄内枪声、炮声一片混战,火光四起、不通、战况不明,双方均陷入苦战混战状态。11时,城外日军仍不断向庄内连续发起猛攻,中国守军在池峰城的指挥下奋勇异常,屡屡击退日军进攻,午夜时分,日军停止了攻击。

台儿庄经连日苦战,已被日军占领二分之一,守卫台儿庄的第三十一师彻夜巷战,3月29日至夜1时,战斗仍未停止,次日早4时,第二集团军司令孙连仲命令:务必歼灭台儿庄、园上、孟庄之敌,而后再以全力将刘家湖附近各村落的日军全部扫清。两军在台儿庄城内展开肉搏,西北军的传统武器——大刀在近战时发挥了威力,残垣瓦砾间两军逐房争夺,景象异常惨烈。

3月30日晨,台儿庄内中国守军为歼灭西北角残敌,使用迫击炮对准敌碉堡猛轰,日军纷纷逃窜,依托附近民房顽抗,守军奋起追杀。战至上午11时,日机7架轮番轰炸庄内,康副师长被炸成重伤,其他官兵伤亡300余人。庄东北角踞在大庙的日军在敌机炮火掩护下趁势向外扩张,城东北角民房尽陷敌手,情况再度危急。池峰城命令所部全力反击,夺回失地,战斗极为惨烈。战至下午1时,固守南北大街的我军防御阵地被日军突破,幸亏援军赶到,城内危机稍释。为夺回庄内失地,第三十一师官兵自报奋勇组织了57人敢死队,队长由时营长担任,分成六个突击组,王冠五旅长具体部署方案。晚8时,57名壮士杀入敌阵给日军以沉重杀伤,激战至拂晓全歼了进西北角的日军,挽救了战局,奠定了台儿庄会战胜利的基础,57名壮士仅剩13人生还。30日夜,第二十七师、第三十师也组织夜袭突击队,重创了南洛和刘家湖等地日军的兵力。

3月31日,台儿庄城内之敌又冲破我城内一段阵地,战斗愈打愈烈,几乎每个巷子每座房屋都要几经争夺。战局最危机时,日军攻占了台儿庄城内的五分之四。

4月1日,第二集团军为从速歼灭台儿庄城内残敌,孙连仲给各部下达如下命令:一、命第二十七师挑选250人的奋勇队,从台儿庄东北角寨墙爬入,坚决消灭盘踞在碉堡及大庙的日军;二、第三十师以优势兵力向三里庄之日军发起攻击,并确定占领之;三、第三十一师待第二十七师奋勇队进庄打响后,积极配合作战,给敌形成内外夹攻之势;四、炮兵队集中火力向刘家湖日军射击。台儿庄附近日军由于连续受到中国军队的攻击,精锐之部伤亡殆尽,已成强弩之末。日军飞机仍不断向庄内投弹轰炸,庄内皆是断壁残垣,已成一片焦土。

4月2日6时,第二集团军接台儿庄寨内指挥官报告,第二十七师奋勇队于夜1时出敌不意,已将庄东部占领,第三十师第一七五团已攻占台儿庄西北角,夺回全部阵地。第三十一师官兵也发起对庄西北角敌人围歼战。师长池峰城集中优势兵力,以轻重迫击炮向敌狂轰猛射。中国守军在炮火掩护下迅速冲进敌阵,与日军展开逐屋逐墙的争夺战,到黎明时分终于将庄西北角日军全部肃清,夺回阵地。

1938年4月3日,全庄三分之二为日军占据,日军电台宣称已将台儿庄全部占领。但我军仍据守南关一隅,死拼不退。

4月4日,日军用燃烧弹攻击台儿庄,试图将台儿庄夷为平地,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此时处境已极其危险,连预备队都已经用完。孙连仲对请求准予撤退的师长池峰城说:“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有谁敢退过运河,杀无赦!”池峰城知道军令不可违,又返身冲入敌阵,乃命令城内各守备队利用地形和断墙残壁,筑起第三道防卫工事,勉强与日军周旋,我军士兵逐屋抵抗,任凭日军如何拼死冲锋,也坚守不退,战至黄昏,日军停止进攻。4日深夜,守卫台儿庄的孙连仲部2万余人已伤亡14000人,全庄四分之三的地盘为日军占据,但孙部仍背靠运河在城南一隅,顽强死守。

此时孙连仲意识到再孤军死守将全军覆亡,于是他给李宗仁打去了,他说:“第二集团军已伤亡十分之七,敌人火力太强攻势太猛,但是我们把敌人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可否请长官答应暂时撤退到运河南岸,好让第二集团军留点种子,也是长官的大恩大德。”孙连仲语调凄凉、悲壮,李宗仁深知其处境艰难,但他说:“敌我在台儿庄已血战一周,胜负之数决定于最后5分钟,援军明日中午可到,我本人也将于明晨来台儿庄督战,你务必守到明天拂晓,并要组织夜袭,坚持就是胜利,待明天援军到后,我们就可以对敌人内外夹攻!这是我的命令,如违背命令,当军法从事!”

孙连仲知李宗仁态度坚决,于是便说:“好吧,长官,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当夜孙连仲亲自在台儿庄督战,组成数百人的敢死队,分组向敌逆袭,冲进敌阵。仇敌在前,孙部各自为战,手持大刀向日军砍杀,奋勇异常。日军血战已精疲力竭,不料战至最后5分钟,我军还能乘夜出击,日军仓皇应战,乱作一团,血战数日为日军所占领之台儿庄市街竟在一夜巷战中被我军一举夺回四分之三,日军死伤无数,退守台儿庄北门,与我军通宵激战。

在台儿庄中央防线北面的汤恩伯军团,曾在枣庄、峄县一带与日军作战,后转移到抱犊崮山区,原计划待日军矶谷师团主力进入台儿庄一线后,再潜行南下拊敌背后,合围歼敌。但在台儿庄危在旦夕之际,他拒不出兵。司令长官李宗仁曾以严厉警告汤恩伯:“我三令五申叫你出兵,你却按兵不动,若要再不出兵,韩复榘就是你的先例!”同时,汤部官兵也不满现状,纷纷请缨参战,在双重压力之下,汤恩伯最终出击。

当日半夜,李宗仁长官部接到汤恩伯军团的来电,知汤恩伯军团已向台儿庄以北迫近,天明可到。后半夜,李宗仁率随员若干人前往台儿庄前线,亲自指挥各参战部队对矶谷军团的歼灭战。黎明之后,台儿庄北面炮声渐密,汤恩伯已在日军背后出现,矶谷师团撤退不及,陷入我军重围。尔后我军内外夹击,在汤军团强大炮火支援下,台儿庄内我军以敢死队冲入日军阵地,与日军拼命厮杀。

4月6日,12时20分这一刻,中国军队对日军发起总攻,日军第十、第五师团这二支号称“铁军”的部队在中国军队的包围攻击下仓皇退逃,濑谷支队已全面崩溃。台儿庄一线我军全线出击杀声震天,池峰城率部乘胜自台儿庄西北角进攻园上,随后占领。后又占领西北门、东门,庄内日军全部肃清。晚10时,将刘家湖、三里庄日军歼灭。4月7日早晨4时左右,台儿庄城内的日军基本被消灭干净。矶谷师团长率残部万余人突围进入峄县县城,开始闭门死守,战斗信心尽失,对我军已无丝毫威胁,来不及逃窜的数百名日军伤残官兵,在他们的飞机炸成的大坑内,号叫着剖腹自杀,并引火自焚。在李宗仁亲自指挥下,我军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台儿庄之战至此我军大获全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昆明普瑞眼科专科医院范光忠
铜川市耀州区孙思邈中医院
南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六盘水哪家癫痫医院好
深圳市妇科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