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寻龙霸主 第五十八章 大胆的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6:31

寻龙霸主 第五十八章 大胆的计划

众人见状顿时面如土色,而霍青更是杀人的心都有,秦祺这般不知死活地口无遮拦,只会令七杀宗更有理由灭掉剑门。

而杨尘闻言后顿时面色一变,青白相间的脸上怒目而视,“你可知你在説什么?!”

秦祺嘿嘿一笑,再度説道:“我是説,这里是剑门,而这个位置,不属于你!”

“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説话么?”杨尘双目一寒,现出一丝凌厉的杀机。

“怎么?难道还要我重复一遍么我剑门虽xiǎo,但却也不是你七杀宗説动便能动得了的!你们不过是想要我剑门归附于你,好代替天地门做你们的奴役,何必説得那么冠冕堂皇!”

秦祺説到此处一顿,而后紧紧盯着杨尘的双目,再度淡然説道:“现在我告诉你,剑门便是剑门,从来不会归附于谁,哪怕是你七杀宗也一样如此,现在,你可以走了!”

秦祺此言一出,霍青等人面面相觑,这不是摆明了与七杀宗撕破脸皮么?要知道恼羞成怒的七杀宗翻手之间可将剑门杀得片甲不留,秦祺此言无异于自寻死路。

“霍门主!这,是否也是你的意思?”杨尘不怒反喜,转而想霍青问道。

霍青此时脸上已是再无血色,转而看了看秦祺,又看了看身后的几位同门师弟,显得犹豫不决。

秦祺则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站在那里,面带笑意,静静地等待着霍青的回答。

似乎过了许久,霍青微微抬起头,望向杨尘的目光中豁然闪现出一丝狠戾,咬着牙口中逐字逐句地説道:“不错,他便代表了剑门,他所説的一切便是我的意思!”

秦祺闻言后心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他最怕的便是霍青立场会发生动摇,但现在看来终究还是同门,尽管自己从未向霍青等几名师兄説明,但他们仍旧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相信自己。

“哈哈哈!好!既然如此,剑门还有三天的时间!”杨尘説罢之后拂袖决然离去。

待得杨尘走远之后,霍青等人一脸的肃穆,望着秦祺缓缓説道:“秦祺,我们师兄弟相信你,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为何要相信你!”

“因为我们是同门,虽然师父死前将你逐出师门,但我想我们谁都不曾将你当作外人,我们并不怕死,只是我们希望你能够对我们同样坦诚相待,即便你没有办法对付七杀宗,我们也不会怪你,只是你无需对我们隐瞒什么!”

霍青説罢之后,众人静静地看着秦祺,目光中没有任何埋怨,只有期待和信任。

听霍青説完这番话,秦祺突然觉得自己错了,自己一直认为隐瞒便是对同门最好的保护,但却不知自己隐瞒了一切,却疏忽了同门之间的信任。

想到此处,秦祺深吸一口气,向霍青及几名师兄深深躬下了身子。

而众人见秦祺如此,心中的火气自然熄了几分,霍青将秦祺扶起,而后diǎn了diǎn头説道:“你明白就好,不管什么困难,我们兄弟几个都会与你站在一起面对!”

秦祺顿时觉得心中无限温暖,终于开口説道:“其实我们的后台便是神护门!”

众人闻言后纷纷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神护门的大名自然听过,但却没料到秦祺竟能攀上神护门这棵超级大树。

而一旦有了神护门作为靠山,七杀宗自然不足为虑,因为任你宗门如何强大,都无法与木族相抗衡,而神护门正是代表了木族。

但众人转念一想,方才记得秦祺的另一个身份,那便是秦阳子的儿子,而秦阳子正是神护门九大族天使之首的钧天使。

既然如此,神护门便成了一家人,这个消息对于众人来説简直是喜从天降。

“那么,神护门的人什么时候能到呢?”霍青笑着问道。

“大概三天后便能到了,只是不知道姑姑会让哪位世叔来!”秦祺説道。

“姑姑?”许括抢先问道,因为一直以来秦祺便是独身一人,更不曾听説其有什么姑姑。

“秦祺,你还有家人?你説的姑姑又是谁?”霍青也是惊讶地问道。

因为听秦祺所言,他口中的这个姑姑竟能指派神护门,众人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木族之内除了圣女还有什么女人有这个能力。

“嗯,姑姑名为秦朔月!”秦祺笑道。

“秦朔月?”霍青仔细回想着这个名字,但却始终毫无头绪,众人也是一脸的迷茫,对于这个陌生而神通广大的女子充满了好奇。

而木族所有人都知道圣女是姑射仙子,但却罕有人知其本名叫做秦朔月,所以此时众人自然无法得知秦祺的这个姑姑便是圣女大人。

“秦祺,现在我便将剑门上下几百条兄弟的性命都交给你了!你准备怎么做?”霍青拍了拍秦祺的肩头笑道。

秦祺想了想説道:“实不相瞒,几位师兄,我想重建禅剑阁!”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上先是一惊,而后彼此之间现出深深的笑意。

看得出,大家都对秦祺的建议极为认同。

“好!若是师父在天之灵能听到你这句话,想必也能含笑九泉了!”霍青大笑道,但随即便又问道:“只是你也説过,这一切都是那木神在背后操纵,所以我们一旦重建禅剑阁,难保句芒不会有所察觉啊!”

“不错,当年若是句芒觊觎妖山龙丹的话,那么我们一旦重建禅剑阁他定然怀恨在心,即便是有神护门作为靠山,面对句芒,我们也是很危险的!”田英diǎn了diǎn头担忧地説道。

“我们最终要面对的敌人便是句芒,而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自然难逃句芒的暗算,所以现在我想借着剑门,培养我们自己的力量,只要我们变得足够强大,那么句芒即便是要动手,也会考虑一下这样做的后果!”秦祺耐心地解释道。

“嗯,听起来不错,但我们如何才能变得强大?”霍青又问。

“吞掉天地门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们的目标便是联合西域其他四城的宗门,将他们的力量为我所用,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与我们结盟!”秦祺不假思索地答道。

“嗯,不过,西域五城之间素来没有往来,你又如何同他们结盟,又如何让他们信任我们呢?”许括插话道。

秦祺闻言之后嘿嘿一笑,而后神秘地説道:“要想如此其实也不难,那便首先要让他们失去安全感,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来求我们!”

众人闻言后露出不解的神色,“他娘的,馊主意都是你的,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説出你的计划便是了!”霍青笑骂道。

闻言之后,众人哈哈大笑,但心中却对这个师弟愈发信任,而在这信任的背后,似乎还有一丝隐隐的赞许和崇拜。

秦祺莞尔一笑,继续説道:“我问过匡儒,西域五城算上我们一共有大xiǎo宗门十八个,而这十八宗门之中远较我们强大的有十个,而且我还听説这十大宗门中有九个都是靠着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一步步蚕食弱xiǎo宗门而走到今天的,所以我们的目标便首先要给这九个宗门找diǎn麻烦!”

“而这个麻烦,他们解决不了,只有我们可以,那么如此一来,他们自然便要来求我们!所以,机会来了!”秦祺得意地笑道。

“然,然后呢?”秦祺一番话説得头头是道,步步惊心,好似讲故事一般扣人心弦,使得众人心头一震,顿时对未来充满信心。

“嘿嘿,既然他们是靠着那些卑劣的手段走到今天,那么我们自然无需对他们客气,照单全收了便是!”秦祺大笑道。

“还有一个烟云山的幻云阁你又打算怎么拉拢呢?据我所知,她们可是一群女流之辈,而且极少与外界来往,你又如何拉拢呢!”田英笑道。

秦祺闻言后思索了片刻,而后摇了摇头丧气地説道:“没办法!”

秦祺一向害怕与女人打交道,遇到女人秦祺便顿时脑子如浆糊,心跳如撞鹿,如同白痴一般,所以这幻云阁,秦祺压根就没去想。

一群女人,躲还来不及,秦祺又怎会去招惹。

众人见秦祺愁眉苦脸的样子,顿时笑得前仰后合,但笑过之后,却又不得不对这个大胆而又冒险的计划深表赞同。

但秦祺却知道,这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罢了,至于其中细节还需要自己去考量论证,而后才能大胆实施,毕竟一旦失败,或许师兄辛辛苦苦创立的剑门便要如同禅剑阁一般烟消云散。

所以秦祺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失误,更不允许自己失败,因为失败的代价总是来得太过于沉重。

七杀宗。

“你是説那个什么剑门不仅不同意,还将你赶了出来?而且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xiǎo子?”那名青袍老者一面往那鼎炉下面添着木炭,一面淡淡地説道,语气中没有夹杂任何感情,平淡如水。

“不错,看上去那xiǎo子也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杨尘躬身答道。

“嗯,他叫什么名字?”老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而后问道。

青年闻言后面色有些不自然,支支吾吾地答道:“不,不知道!”

“不知道?哦,到最后你连将你赶出来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对么?”老者轻捋着长须,一脸的和善。

那青年见状却是面色大变,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恐地説道:“求宗主开恩,杨尘愿带五百弟子前往青云城灭了剑门!”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电话预约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口碑怎么样
蚌埠治妇科医院哪好
赣州妇科医院哪里好
石家庄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