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踏天无痕第九百八十七章上苍之子

发布时间:2020-01-24 18:25:08

踏天无痕 第九百八十七章 上苍之子

从无尽混沌中诞生的空间风暴,可谓是此域强者所能理解的最为无坚不摧的强悍力量。

当日陈海以道丹境的修为被般度、丹图几个老魔强行送入天域通道之中,天域通道坍塌而空间风暴瞬至,他被卷入空间风暴也就感受了那短短一瞬的时间,就将他的毕生修为完全毁掉。

当然了,那一瞬的感悟,也令陈海此生受益匪浅——陈海与左耳最终还是借玉虚神殿扛住空间风暴的撕扯,逃离血云荒地,遁入星衡域,但就算玉虚神殿乃是上三品的无上道宝,但在空间风暴也是受到相当严重的损伤。

然而左耳迄今才勉强恢复天位第三境的修为,之前一直都极为虚弱,这三四十年带着玉虚神殿东躲,也是没有能力修复玉虚神殿分毫——而倘若左耳能恢复到巅峰修为、玉虚神殿又分毫未损,那借助玉虚神殿之中的千丈真实空间,很多事情就不需要如此的艰辛,就要容易得多了,然而即便有能力,但要修复一座上三品的无上道宝,也绝对不是十年八年就能完成的。

董畴、廖云崖虽然仅道丹境巅峰修为,还理解不了无尽混沌毁灭一切的威能,但他们从燕州进入星衡域,又从星衡域进入血炼场,前前后后要经历三处天域通道,特别是黑山通道与天罗谷通道,此时都在北陵军的掌握之中,偶尔也会出现不稳定的状况,他们还是能略知空间风暴意味着什么。

董畴、廖云崖等人看陈海带着众人进入天域通道之后,气机感应之下,所引发的空间风暴仿佛有如实质的黑暗混沌,像风暴一般瞬时摧毁空间通道,继而往他们这边席卷过来,这一刻任他们对陈海信心再足,也是脸色惊变,只是没有像樊大春那么变用的大呼小叫起来而已。

陈海站在铜舟之上,看着天域通道破碎后疯狂卷来的空间风暴,脸上没有丝毫惧色。

就在空间风暴要将铜舟跟他吞噬的瞬时,就见得他身体爆发一道道由内往外扩散的紫金气芒,将他与铜舟包裹得滴水不漏,将那传说中能摧毁一切的空间风暴阻挡在外,没有办法再前进半分,更不要说将陈海与他脚下的铜舟摧毁为虚无。

紫金气芒在黑色空间风暴的席卷下,不断的被磨灭,却又源源不断的生成,以陈海的肉身为核心,源源不断的由内往外扩散,撑出一座四五丈方圆的稳定空间,在无尽混沌中,仿佛永恒一般的存在。

这一幕在桃源江一战中出现过,陈海当时就是利用这紫金气芒挡住无尽雷劫的轰劈,又将当时实力强出他不知道多少的闫莨大魔君拖入劫雷之中毙杀。

看到这一幕再现,董畴、廖云崖等人是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陈海乃上苍之子,上苍不亡人族也!

这一刻在众人激荡不已的心神之中,陈海直接传念沉声提醒道:“此乃天道威能与太虚混沌的碰撞,大家静心观之、感悟,或有所得!”

得陈海提醒,樊大春等人虽然在小型铜舟里挤得连转身都难,但不妨碍他们将神识延伸出去,去感受无尽太虚混沌的恐怖力量,然而所有的神念从紫金气芒延伸出来,无不被这空间风暴直接给绞碎掉。

连神魂感知的延伸都被直接绞碎、摧毁掉,化为虚无,太虚混沌的恐怖,令人惊骇莫名的同时,也真切感受到这股即便是天位上九境大天尊都无法掌握的力量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而只要他们能跨过心碍,对力量的理解、对大道的理解就能更进一个前所未有的层次。

只是这样的参悟机会太罕见了,时间也太短促了,似乎就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众人眼前一黑,再有光亮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一片狼籍的黑色石峡深处,外围七八里外正有数以千计的魔兵魔将,正惊恐的看着他们的出现。

石峡深处一片狼籍,七八里方圆是一座似被无形巨手无声抹出来的、不规则的巨坑,巨坑的底部跟边缘,岩石奇形怪状,特别是边缘处还堆积着大量魔兵的残骸及一些简陋战械的残件,还在不断的往巨坑里掉落。

看那些战械残件,缺乏的部分就像是被这世间最锋利的战刃切下来并彻底的抹除掉。

看到这一幕,董畴、廖云崖他们自然明白陈海带着他们纵入天域通道时,天域通道坍塌,有一部分空间风暴从出口汹涌而去,直接重创玄阴谷魔族在磁光之河下方的防线部署。

虽然方璞大魔君正率领二三十万精锐魔兵,在五六百里外的碎星峡南口构筑防线,防备龙骧军从阴山杀过来,但碎星峡内部还有部署有一部分兵马,以防备人族兵马,从血炼场杀出来。

只是它们认定辟灵境以上的人族进入如此不稳定的天域通道必然会引起空间风暴的反噬,人族顶天能派都是由通玄境武卒组成的兵马过来,所以部署在碎星峡内部所部署的两万魔兵,只是由三樽魔侯统领,而且都主要驻扎在天域通道出口的下方。

天域通道坍塌时,空间风暴汹涌而去,瞬时间覆盖出口处七八里方圆的范围,三樽魔侯以及被空间风暴袭卷的魔营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被抹除掉,只留下没有被空间风暴波及的数千魔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而比天域通道突然坍塌近乎全歼其峡内守兵更令数千魔兵目瞪口呆跟震惊的,大概就是眼睁睁看着陈海携铜舟,从坍塌的空间裂口飞出来吧!

残存的数千魔兵里,都没有几个魔将级的存在,更何况陈海能从坍塌的空间裂口里飞出状如天神,周身那如黑色魔舌般的空间风暴还在狂卷着,眼睁睁看着峡中魔营在数瞬间就被空间风暴抹除掉的残剩魔兵,哪个还有斗志转身跟陈海他们相斗?

陈海携铜舟完全飞出空间裂缝,就见无尽磁光从虚空中凝聚出来,将空间风暴压制后,又继续往空间裂缝里延伸,几乎在眨眼间,天域通道在众人眼前生成。

看到此等的奇景异相,众人也是心眩神迷,没想到天地之间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秘密,是他们此时都窥不破的。

“你们人族,真是好奸诈!气杀老魔我了!”这时候一道庞大无比的陌生魔识,像思维风暴一般的席卷过来。

“方璞老魔?”陈海冷冷一哼,昂然往南面看去,就见碎星峡谷口方位,十几道黑煞幽光,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往这边狂掠过来,想必是大魔君方璞已经猜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全力赶过来想要加以补救。

陈海此之前只有在桃源江一战中直接成功借众生愿力为己所用,也是在蕴藏大道本源力量的劫雷轰劈下,众生愿力直接转变为护身的紫金气芒。

空间风暴蕴藏无尽混沌的力量,实际上也是大道本源力量的一种,也就是说,只要陈海要汇聚的众生愿力足够强,实际上他就可以说是星衡域唯一能不受天域通道影响、不畏空间风暴反噬而进出小千天域的天位强者。

虽然陈海本尊分身的修为仅道丹境,之后就没有精力提升本尊分身的修为,但陈海借助众生愿力抵挡空间风暴反噬的力量,跟他的本尊分身修为境界,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方璞老魔率两名魔君、十数名魔侯正全速往这边赶来,陈海也夷然不惧,方璞等魔的速度再快,也需要在接近一百里内出手,才对结阵而守的董畴、廖云崖他们造成实际性的威胁。

四五百里距离,对魔侯级数以上的存在,当拼命想跨越过去,可能都不需要两炷香的时间,然而两炷香的时间,却足够陈海往返血炼场四五次携带铜舟载人过来,并且将人送到不受空间风暴波及的七八里之外结阵。

之前陈海没有直接从碎星峡这处天域通道强行进出过,也无法确认这边不稳定的天域通道一旦坍塌后,会引发多强的空间风暴反噬,所以第一次他也是比较谨慎,但这时候确定众生愿力所自动激活形成的紫金气芒,在空间风暴中能稳定在四五丈方圆,这意味着他每次就可以携带三艘小型铜舟载二百人过来。

两炷香过后,大魔君方璞率领两名魔君、二十名魔侯,停在一百五十里外的山嵴之上,看到人族已经有近九百名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将,在陈海的率领下进入碎星峡之中,看到九百精英战将所结的战阵之后,人族精锐武卒又像山洪一般,从再度稳固的天域通道里源源不断的杀出,它百米长的魔龙之躯,凶狠的将一座千米高的山崖撞塌掉,气得朝天大吼,令天地震动,却也没有再敢往前逼近一步。

方璞大魔君虽然有着高昂的魔龙血统,但它才踏入天魔第四境,不认为率领两名魔君、十数魔侯,就能撕开由人族九百精英战将结成的战阵?

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眼前这九百人族精英战将,虽然连个道胎都没有,但是战意却强得吓人,所凝聚的杀伐兵气,仿佛血云一般笼罩在碎星峡的深处,而且随着后续普通武卒的涌入,血云越发的浓厚,浓厚、强烈到令方璞大魔君都有神魂受压制之感。

而且九百人族精英,隐然分成十二队,方璞大魔君自然知道它们一旦强攻过去,这些人族精英必然是结成诛神剑阵或九元归神阵这样的战阵迎战。

方璞大魔君这时候深深后悔,看到龙骧军进驻阴山冲阳峰构造防线,它非但没有让易祈、缪墩二魔率四千翼魔精锐撤回到碎星峡来,甚至还将手里四万青鳞魔近卫里的两万骑兵以及最后手里所剩的两千翼魔精锐在另外三樽魔君的统领下,都派到南线前了。

要不然,它此时能用的魔君、魔侯数量增加一倍,怎么都要趁人族在碎星峡内部立足未稳之时拼上一把。

只是它怎么能想到陈海能将九百精英战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血炼场带进碎星峡内部?

只是它怎么能想到它们在碎星峡内部所部署的近三万魔兵,会被天域通道坍塌的空间风暴直接摧毁掉?

没有想到这些,在龙骧军退守阴山冲阳峰,在大魔君巫真、丘山率七十万魔骑、六万翼魔精锐对龙骧军即将形成合围之势时,它将手里最精锐的青鳞魔近卫骑兵派往阴山,参加围歼龙骧军的战事,又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要不是临时有事耽搁下来,要不是巫真、丘山它们对龙骧军彻底形成合围,还需要三四天时间,说不定大魔君方璞也都已经亲自赶到阴山去跟巫真、丘山等魔会合了。

谁能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数?

它们或许应该想到,毕竟桃源江惨败,陈海将闫莨大魔君拖往雷劫毙之而己身丝毫无损渡过雷劫,就已经是超乎常规想象的恐怖力量了。

流阳宫当年退入血云荒地,杀得天崩地裂,还能坚守到最后,还能坚守魔族不得不在天域通道闭合前退出,流阳宫残孽的底蕴,无论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啊。

虽然陈海借神卫傀儡修炼的分身与借姚兴身骸修炼的分身,相貌上有一些区别,但神魂气息是一样的。

所以大魔君方璞也不难锁定身穿青色灵袍、修为看上去微不足道、气势却睨视天地的青年,就是北陵军统帅陈海的身外分身——只是陈海在九百人族精英战将的重重包围之下,而且这一刻,大魔君方璞感知到殛天玄雷舰已经逼近碎星峡一千里方圆之内。

在此之前,仅仅是一艘殛天玄雷舰载五六百精英战将逼近过来,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毕竟除了魔族在碎星峡不会毫无防备之外,巫真大魔君、丘真大魔君也会派出一批速度能跟得上的精英翼魔,紧紧盯住殛天玄雷舰的一举一动。

然而不需要半个时辰,殛天玄雷战舰就能跟已经进入碎星峡的这部人族会合,相反大魔君方璞要将两万青鳞魔近卫从五六百里外的狭窄峡口杀过来,则最快也需要三个时辰。

想来想去,也看不到有急攻重新夺下碎星峡的可能,大魔君方璞心里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先往峡口退去,省得峡谷二十多万精锐战兵,没有魔侯级以上的存在坐镇,被殛天玄雷战舰里的人族精英战将,一波给杀溃了。

要是那样的话,它哭都没处哭去。

大魔君方璞主动退走,陈海他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在碎星峡内部建立前滩阵地,后续兵马则得以源源不断的从血炼场进入碎星峡。

只是二十五万精锐兵马,以及五千余辆天机战车要通过不稳定的、两端出入口距离地面都有一定高度的天域通道,全部进入碎星峡,怎么也不是两三天能完成的事情,但好在碎星峡内部也是易守难攻,要不然大魔君方璞也不会率领二三十万精锐魔兵在碎星峡南口列阵了。

只要这边能成功建立前滩阵地,抵住大魔君方璞的反扑,陈海还是有信心的。

半个时辰后,殛天玄雷战舰抵达前滩阵地,符少群走出来,看到下方已经集结六七千兵马,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一天多之前,殛天玄雷战舰才抵达阴山的中麓主峰恶神峰,之后就携带四百余人,以便能以最快的速度北进。

这也一度令魔族误以为他们要借殛天玄雷战舰里的这批精英战力,在碎星峡内部抢占前滩阵地,然后将血炼场内部的普通兵马接应过来。

当然,魔族即便意识到这点,对此也没有特别的重视,很显然殛天玄雷战舰已经塞进去四五百名精英战将,与二三十万普通兵卒之间,还是缺少大量辟灵境的精锐武官,才有可能将一支精锐兵马的骨架完全支撑起来。

更何况大魔君方璞在碎星峡南口以及内部都有部署,又岂是人族一艘殛天玄雷战舰能随便破坏的?

所以魔族除了调集千余四爪精英翼魔,在大魔君巫真的率领下,紧盯过来外,并没有改变其他兵马往阴山北麓冲阳峰围逼的步伐跟节奏,省得龙骧军又要搞什么阴谋。

一切的一切,就是算魔族没有料到陈海能携带精英战将,直接从血炼场进入碎星峡。

看殛天玄雷战舰已经过来会合,陈海朝陆续飞出殛天玄雷战舰的符思远、符少群、左耳、宁蝉儿、董宁等人拱拱手,说道:“诸君已经赶到,那我这樽分身还是先去血炼场,准备接送精锐武官过来……”

陈海在此地有两樽分身随时可以进行切换,后续的动作还能更方便一些!

连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白癜风医生
惠州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东莞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