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藝術家潘天壽在廣州

发布时间:2019-11-09 06:16:21

艺术家潘天寿在广州

百余年来,岭南与北方之间的艺术交流从来都没有中断过,演绎出一段段的美术佳话,也成为我们今天考察20世纪中国美术史演进的一个重要角度、一条重要线索 早在清末民初,高剑父、高奇峰及陈树人作为岭南画派的先驱,曾高度活跃于沪上,结交这里的文人墨客,创立《真相画报》,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影迹,对中国现代美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除此之外,从岭南走出来的林风眠、郑锦、陈大羽、关良、赖少其等美术大家,都在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等地留下了深刻的足迹,成为当地乃至全国显着的文化符号 而与此相对的是,黄宾虹、齐白石等人曾踏足岭南大地,留下了一段段的佳话1949年之后,名家造访岭南的节奏时断时续、时频时缓那是上世纪60年代初的光景那个时候,广州美院国画系不拘门户之见,广延各地名流与各路贤能到系里讲学,一时学风蔚为大观其中,潘天寿来穗讲学就给一代广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广美老教授梁世雄的记忆里,潘天寿曾先后两次造访广美国画系第一次是1961年11月,由时任广州美院副院长的关山月先生亲自主持潘老穿着灰色的中山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走进了课室,几句平和的问候一下子拉近了与在座的距离 整个国画系的学生也就50来人,加上老师,听课的总人数也不过60来人 言及此,梁先生不禁调侃一番: 现在一个班的人数可能就抵上过去一个系了 这次讲学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潘先生没有带任何讲稿,全是临场发挥 当然,他也是有备而来他主要讲中国画的题款与盖印,而这一块内容正是当时教学最紧缺的所以他讲得每一句话都可能是出于自己深切思考的,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梁先生对一句话记忆特别犹新,那就是 题款是中国画的一部分,而非无关紧要 为了印证这一句话,梁先生特意从画室拿出来一本潘天寿的画册,翻到 石榴 这一页,画面的右边中间靠上部位留下明显的 缝补 痕迹经梁先生的讲解才得知,潘老完成这幅画之后发现款上款下的两块空白面积大小相近,不甚满意这样的布局,最终不惜将款字裁下,重写再写,并向上移动一寸许,才方觉妥帖有此可见潘老为艺之匠心 在这堂课上,潘老再次重申了 三三三制 ,即中国画教学中,学生读书应占修学时间的三分之一,书法占三分之一,绘画则占三分之一这种艺术理念在梁世雄先生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重视书法训练,力主广美国画系创建书法课,除了岳父容庚先生的教导之外,也与潘老的授课有脱不开的干系 在梁先生的眼里,课堂上的潘老谈吐严谨,很少以风趣的方式传道授业,但也绝非不苟言笑比如,他将自己与白石老人做对比,就引起听众的窃笑潘老说: 论天资,我高于齐白石;但论勤奋,我就差很远了我就是一个懒惰的人 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吐露如此心声,足见潘老性情之坦荡 在这次讲学中,潘老还动笔创作了两幅作品据《潘天寿诞辰110周年纪念专辑》整理的潘老年谱记载:示范作品《兰花石榴图》、《鹫石图》(现藏广州美院)不知那一天广州美院的师生们能亲眼看一看这2件珍贵的墨宝,以领略先贤之腕下胜景 当时,广东画院原院长王玉珏还是广州美院的一名学生,在那么多南下的名家授课与示范中,潘天寿先生就给她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对于潘先生,王玉珏早就敬仰不已,但也只是在画册上一瞻潘先生的艺术风范,而这次能亲眼看到他作画,受益自然匪浅 那个时候条件不好,墙上连个画板都没有,而且老师画画的地方也不是很大,而潘先生的画比较大,桌子上放不下,就铺在地上画 在王玉珏的记忆里,潘先生画画非常慢,思考半天才落笔就在这一次示范中,她还第一次看到指墨画的创作过程 早有耳闻,觉得很神奇,手指头怎么画画呢? 王玉珏看到,潘先生的指甲比别人稍微长一点,在里面放了一些棉花,再用棉花吸上墨来画, 这样画出来的线条就很硬朗,和毛笔画出来的就不一样 为了让学生了解这种画法,潘先生沉得住气,一点一点地画,最终的画面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这让王玉珏大开眼界,赞叹不已 那时大先生南下讲学,广美又是怎样给予回报的呢?梁世雄强调,潘老及其他北方名家来校讲学,均是免费授课,校方没有提供一分课酬费如果非要说回报,请主讲嘉宾去美院附近的南园酒家吃饭勉强算是南园酒家是广州知名的园林式酒家,风景优美,颇具岭南风格据梁先生回忆,因为距离邻近,当年广美经常邀请主讲嘉宾去那里吃饭,以表谢意潘老这次讲完课后,亦然,由关山月先生、黎雄才先生带他过去,还有几位年轻老师陪同,梁世雄先生就在此列梁先生说,当时点的饭菜都是岭南风尚,潘老倒吃得津津有味在饭桌上,潘老与关老、黎老谈笑风生,倒给梁先生十足的亲切感 饭后,美院老院长胡一川、关山月等人与潘老留下了一帧合影,梁世雄在其中上世纪80年代初,潘天寿故居(今潘天寿纪念馆)向梁世雄先生征集这帧相片出版,梁先生大度地捐献出来主管部门向他回赠了一张小版的复制品,但最终不知何故遗失 潘老再来广州美院,就是两年之后的事了再后来,梁世雄先生有幸亲自赴杭州拜见潘老到了他的家里,更可见丹青大家的素朴之心潘老的家在西湖旁边,是一座老房子,现已扩建为潘天寿纪念馆 当时他的家并不大,作画的地方只是一架八仙桌,若画大画还不得不在地板上铺纸挥毫,那里像现在的画家,动不动就是几百平方的画室 潘老在家里还主动给梁先生画了一张小品,画面上三只可爱的小鸡只可惜,这幅梁先生倍加珍爱的佳构在 文革 动乱中丢失了,至今不知去向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什么原因
慢性心力衰竭治疗中药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