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春秋】为自己活一把(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2:51:31

上午,正在和客户交谈的张丰年,觉得右眼发热,扭头去看,跟明媚的阳光头碰了头,撞花了他的眼,这时,手机响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接通后,母亲告诉他,父亲张深被抓起来了,让他赶紧回来一趟。他像听说父亲得罪了康熙一样的可笑,担心地问母亲:“妈,你没事吧?”

母亲:“我没事,是你爸有事了,你快回来!”最后一个来字变成了惶恐不安的哭声。

客户见他心神不宁,就和他约好再谈。他送走了客户,踏着一大块儿一大块儿阳光,去敲开了主任办公室的门,说母亲出了点儿事,他要早退一会儿。

主任讶异地看着他,然后露出看到了稀罕事的笑容:“好的好的,难得见你请一次假。没事儿,事办妥了再来上班。代我向阿姨问好。”

他也这才稀罕自己竟然也有请假的时候。

他是宏鼎房地产售楼部最优秀的售楼先生。他的优秀来自于勤勉。他的勤勉来自于父亲对他的言传身教:“干工作就该一心一意扑上去。”

他开车来到了科文小区,敲开了母亲的门。母亲早站了门口,他还没关门,就抓住他的手,竖起一根指头,示意他别出声,跟她走。

他就轻轻地掩上门,跟着蹑手蹑脚慌慌张张的母亲往她的卧室走。他瞥见客厅的右面,老得圪缩成一团了的奶奶,正陪着得了老年痴呆症的爷爷看着电视,在他快走进母亲卧室的时候,奶奶才觉得有人来了,迟缓地往过转头,在他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母亲卧室的门时,奶奶的目光才追踪了过来,浑浊的眼里充满了疑惑。

他为没有去向奶奶爷爷问好而歉疚,这也是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对长辈一定要礼节周到。所以,母亲一关上卧室的门,他就向母亲补上了问候:“妈,你好。”仿佛母亲也是爷爷奶奶的代表。

母亲顾不上回答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泪水夺眶而出。他赶紧安慰母亲别哭,慢慢说。这时,母亲变成了可怜无助的小孩,他更感到了自己责任的重大。

母亲害怕地抑制住了哭声,宛如小孩被人吓唬着别哭,就不敢哭了。这让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屋里,寻找那个吓唬住了母亲哭声的东西。

母亲擦把眼泪对他说,今天早上,她刚到了单位不久,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市检察院的,要她立马回家一趟。

她莫名其妙,惶惶不安地赶回来,一进家,见当地站了五六个戴大檐帽的人。婆婆公公正傻愣愣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一见她进了家,婆婆就像正张徨失措的儿童看见母亲来了,直叫这是我妈那样,直冲人家叫:“这是我媳妇。”就颤巍巍地向她走来。

她迎过去,扶住婆婆,看着一地大檐帽。一个下巴刮的铁青的中年男人,往她跟前走了一步,向她出示了搜查证。

她看了半天,确认确实是让来搜查她家的,就问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说,张深的单位嘉宾公司起诉他弄虚作假,侵吞公款。他们是来查抄赃款赃物的,希望她能配合,不要包庇嫌疑人。

她如雷轰顶,直说你们搞错了吧?人家又让她看搜查证,她还是如在梦里。人家让她交出张深的赃款赃物来,她说他没见过这些东西,怎么交呢?人家对她说:“你可想好了,你窝了赃,不但对张深没好处,还得把你牵连进去,那时,你的婆婆公公可怎么办呢?想好了,给我们打电话。”就给她留了张名片,走了。

婆婆的脑袋神经质地抖的厉害,直问她这是怎么回事?说这些人怎么像土匪一样满家乱翻?是不是假公安?要是在平时,她会惊讶婆婆竟然能想到假公安,现在只是大声冲婆婆的耳朵说:“没事没事。”扶着婆婆又挨着公公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宛如被门夹了手指头,麻木劲儿一过,就巨疼起来一样,她麻木了一会儿,就惊慌无主起来。她这一辈子就没遇过个事儿,更不要说面对大檐帽了!从她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老去,就依赖开了儿子张丰年,这时就想到了他。

张丰年打量着母亲的卧室,不见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说:“估计是嘉宾公司搞错了,要不,我爸掏腾来的钱哪去了?因为他既没有买房子装修房子,也没有投资什么的,更没有存起来呀。”

母亲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直说就是嘛,就是嘛,一定是嘉宾公司搞错了,说你爸干这种事,不就顶如说三岁的孩子吃了一头牛一样兜没的了?

他正要说什么,卧室的门吱呀呀地转开了,见奶奶颤巍巍地探进身子来,吃惊地望着他大声问:“年年?你多会儿来的?”

母亲赶紧冲他眨眼,他就过去搀扶着奶奶往电视前走,边大声问奶奶好,边说他是路过,进来看看他们。

奶奶坐在了沙发上,才想起什么来似的,大声对他说:“昨天来了一群戴大檐帽的人,满屋子乱翻,吓死人了,不知道干甚了。”

他直说没事没事。奶奶直固固地看着他:“没事?”见他肯定地嗯了一声,奶奶才又看电视去了。他又问好了直冲他傻笑的爷爷——老头儿现在对谁也记不住了,就记着他的儿子和孙子。

他回到母亲的卧室。母亲提心吊胆地:“你奶奶没猜到什么吧?”

他:“好像没。”

母亲搓着手:“万幸她耳背眼花脑子慢,忘性也大,要不,还不气死了她?你爸可是她的骄傲呀!你爸从小到大做的事都让她自豪无比呀!”说到这里,母亲的自信增强了:“一定是嘉宾公司搞错了。王老板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给他干了十五年采购的老同学呢?!”

他当然听出母亲的逻辑是错的,但也坚信是嘉宾公司搞错了,就给父亲打电话。母亲说你白打,你爸关机了。他愣了愣,就对母亲说:“那我亲自去嘉宾公司走一趟吧。”

嘉宾公司的王老板跟张深是初中同学。王老板以前用的采购都掏腾他,他是换了一个又一个。以前,他觉得越是至亲的人越可靠,直到发现他的小舅子更掏腾得他厉害,就改变了看法,用了张深,直到现在。

他把车开到嘉宾公司大门外面的空地上,从边门进了大门,趴在门卫室的窗台上填来客登记。

门卫见他填着找王老板,就问他事先约好的?他说不是。门卫说那就白跑一趟了。他说他是采购张深的儿子,有急事要见王老板了。就见门卫眼睛一亮,盯了他一会儿,仿佛看出他与父亲有些相像,才拿起里面窗台上的座机话筒拨了个电话,提防似的看着他说了几句,就垂下目光嗯嗯地听了几句,放下话筒对他说等一等,却难为情地别转脸不看他,仿佛他的出现让他丢脸。

一会儿,电话响了,门卫拿起话筒听,然后放下话筒对他说:“王老板的办公室在后面这栋楼的二楼,穿过大办公室就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他谢了门卫,往门卫室后面走。门卫室坐北朝南,在往西墙转时,眼角扫见门卫从窗口探出身子来窥视着他,发觉被他扫见了,嗖地缩回去了。

他上了二楼,推门走进大办公室,见那些齐腰高的工作槅里冒出几十颗头来,都大睁着眼盯着他看,有的连嘴巴也张下老大。这让他想起小时候,谁受了同学的欺负,同学们看着来给谁出头的哥哥,正去找欺负谁的人算账时的神情来。他就想:“看来父亲被冤枉了。”

在静悄悄的紧张的气氛里,他略微低头,听着自己嚓嚓的脚步声,穿过大办公室的目光林,来到西墙的那扇深绿色的门前敲了敲。

里面一声请进,他一扭门把手,走了进去。见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在尽里面的那扇巨大的窗户跟前摆着一张老板桌,后面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个魁梧的五旬男人。明黄色的窗帘拉着,灿烂的阳光滤了过来,一片橘黄色的氤氲罩着了那男人,有点儿看不清他的脸。

那男人沉默着,让他感到了威严。觉得从门口到办公桌的距离是条长长的钢丝绳悬在脚下,钢丝绳的那头蹲着一只虎,沉默地看着他。

万幸,他售楼十年,阅人无数,见过的威猛人多的是。经验让他立马振作起来,得体地快步走向那男人——王老板,在离办公桌三步远时,就殷勤文雅地笑着,向王老板伸过手来,恭敬地说:“王叔好。”

王老板只是审视着他的眼,搭在扶手上的胖墩墩的双手一动不动。等他站在了办公桌前,干巴巴地说声坐吧。他就尴尬地收回手,坐在了转椅上。

王老板不动声色地开口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知道看着王老板右脸颊上那道二寸长的刀疤不礼貌,但那道刀疤太吸引他的眼球了,尤其是王老板说话的时候,它就像条蚯蚓在脸颊上蠕动着,就强迫自己不看它,但脸还是窘红了。

他听父亲说过,当年王老板是靠玩命地倒腾羊绒起家的。那时羊绒号称软黄金。

他局促地:“王……老板,就是我爸的事。是不是……搞错了?”

王老板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来,那道刀疤变紫了:“我也巴不得搞错了,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两人沉默了,像对决的人对峙时那样互相望着。汗水悄悄地从他的鬓角流了下来。

他小心地问:“证据确凿?”

王老板闪了一眼别处,像把难堪甩在了一边,才又看着他:“我希望那些证据是假的。”

他:“我……能看一看吗?”

王老板:“在检察院。但愿你能推翻它们。”

他:“王叔,你能不能……撤诉?我们一家作牛作马,一定把我父亲欠下的钱给你还上。”说到最后就激动起来。

王老板悲哀地看着他:“要是换上别人,我会这么做的,毕竟才查出贪了二十来万,为这么点儿钱毁了一个人不值得。但是,正因为是他,我才不饶恕!”就悲愤起来。

他张大嘴:“为什么?”

王老板满脸怨恨:“他毁了我仅存的一点儿对人的信任!”

他吃惊地看着王老板的脸色又变成了悲哀,然后做了最后的挣扎:“可是,没找到我父亲的赃款赃物呀,也没查出我父亲把钱花在哪藏在哪了呀。”

王老板深看着他:“女人是无底洞,填进多少钱也看不见个影儿的。”

他的脸一下子充满了血,直嚷:“这不可能!这是对我父亲的侮辱!”

王老板苦笑一声:“你的心情我理解,哪个儿女都不希望别人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尤其是你,因为我猜得见,你父亲在你心里是圣人呀,但事实就是事实,除此之外,你给我说一说你父亲的钱去哪了?要知道打了水漂还有个响声呢。”

他瓷了半天:“那女人是谁?”

王老板:“还没查出来。你父亲否认。但大家都认为是这样的。”

他还想问什么,见王老板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你走吧。”

他看着王老板脸上那条刀疤,知道现在跟王老板什么也谈不成,就告辞出来。见大办公室里的人还是都伸长了脖子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和王老板谈的怎么样了。但这好奇的神色里涌动着怨恨,仿佛父亲贪污的是他们的钱,这很让他纳闷。

但他知道当务之急是让王老板撤诉,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动员王老板和父亲的那些同学去说服王老板,因为他知道,五十年代的那代人,同学特亲。就家也没顾上回,行动起来,直忙到晚上十点,才算有了眉目——这些同学一起推选出几个有份量的同学,说明后天去劝说王老板。

但他就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些同学都怨恨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呀,他们怨恨,而不是谴责,仿佛天下人谁贪赃枉法都情有可原,唯独父亲不能够原谅。尤其是那位份量极重的法院副院长,父亲说他真是头上害疮脚底流脓坏透了,跟他很少来往,现在是万不得已,自己才求在他名下的,不想,就这件事,这个人比别的同学更怨恨父亲,这让他大惑不解,为什么坏人比好人还怨恨父亲?

他赶回母亲家。坐在饭桌前的母亲和妻子一见他进了家,就都站起来看他一眼,转身悄没声地往母亲的卧室走。他悄悄地跟过去,没有惊动正钻进了电视里的爷爷奶奶和八岁的儿子。

他进了母亲的卧室,关上门。见母亲惊惶不安又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他别转脸,小声说:“我爸和王老板的那些同学答应了明后天去劝说王老板撤诉。”

母亲痛苦地呻吟一声,脊梁瞬间粉碎了般地往地下瘫。他和妻子惊叫一声,条件反射般地一人过去抓住母亲一只胳膊,母亲才没倒在地上。

他把母亲抱在怀里,一声一声地唤。母亲慢慢地睁开了眼,茫然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一声一声地问:“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他心里很痛苦,连母亲也是这样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儿子清秀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进来,活泼地问:“你们怎么了?呀!爸!你回来了!”

妻子急忙低喝一声:“看你的电视去!”

儿子滴溜溜地瞅了瞅他们的脸,吐了吐舌头,挤了挤眼,呯地拉上门跑了。

第二天中午,他又和妻子去了母亲家。一进门,见奶奶正大哭大闹着。爷爷在一边嘿嘿傻笑着,仿佛在看母亲的笑话。而母亲急的正没个抓拿处,一见他进来了,像百口莫辩的人见了能撇清自己的证人了似的,一拍手,对奶奶说:“喏!那不是你的孙子?你问问他是不是。”

老泪纵横的奶奶就直勾勾地盯住他,确认了他是她的孙子,就冲他喊:“是不是你爸贪污了,让公安局给抓起来了?”

他的心一紧,急忙说没有的事。奶奶说没有的事,人们能乱说了?他问你听谁说的?奶奶说是他二老姨跟她说的。他就惊讶这事传的可真快,亲戚们是怎么知道的?

共 1 08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向被所有人视为“楷模”的父亲被抓,这让儿子吃惊不小,也让所有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当儿子多方努力,父亲终于回家后,所有人的失望甚至是绝望,最终让父亲远走他乡。父亲所养的“小三”的出现,让一直想探知父亲改变的原因的儿子终于走进了父亲的内心世界——一个极爱面子的人表面的光环与内心无比懦弱的矛盾纠结。小说情节一波三折,于出人意料的发展中,诠释的是符合人物心理变化的行为轨迹。小说以“父亲从乌市给母亲汇来二十万块钱”做结,含意极深,给读者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一篇颇见功力的小说,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0220024】

1 楼 文友: 2014-10-2 19:14:46 拜读了,问候作者。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止咳药选哪个
治阳痿36小时长效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玉林正骨水有什么功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