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帝玄天 第四百二十四章 蝼蚁偷生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2:40

帝玄天 第四百二十四章 蝼蚁偷生

嘶嘶.

看着怀中已然沒了再战之力的同伴.看向黎晨时.所有人的目光中满是震惊还有惊惧.

太可怕了.

固元境中期武者.竟然连一指都接不下.这得是何等修为.

“你......你是黎晨.”

柳汀闲面色微白.踉跄后退.

为了这次追捕宣清莲.他可是把分舵中分配下來的任务都推了.一來是为了宝物.二來就是躲避黎晨.

以他的身份.自然知道数月前.联盟与两宗三大宗师伏杀黎晨与叶孤云.结果两死一逃.

在得知这一消息是.本能的不相信.可事实如此.所以在后來直接來了武岚郡.躲开黎晨.

咕咚.

下意识的.几名散修联盟强者吞咽口水.畏惧后退

.

“柳老哥.你认识这小辈.”

陈方泰却不知道黎晨最近做下的几件惊天动地大事.看着柳汀闲神色.心底下意识的升起一股不妙.

而且.黎晨这个名字总给他一种熟悉感.但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儿听过.

“小辈.”

柳汀闲嘴角一抽.心下苦涩无比.眼珠转着伺机逃走.“黎晨.既然你想要.老夫就给你这个面子.告辞.”

当下.身形后退.躲到其余三人之后.

“嘁.”

黎晨嗤笑.这种情形下.柳汀闲还想要面子.当下不客气道.“柳舵主.当年你三番五次欲要置我于死地.还将段千义与阳昊天替换进入玄武宫追杀我.你真以为.我会放你走吗.”

“陈老弟.一起上.他只是固元境修为而已.”

柳汀闲面色激变.厉声高喝.作势欲要与几人联手.

“小辈而已.还怕他不成.”

陈方泰不疑有他.狞声道.

说话间.抽出腰间宝剑.直愣愣斩向黎晨.

其余三人见状.心下微定.接连取出兵刃杀了过來.

虽然知道黎晨曾在丹旋境宗师手底下逃得性命.而且实力超强.但本能让他们认为这只是以讹传讹而已.多半有着夸大成分.

更何况.黎晨的光芒虽然耀眼.但其大师兄叶孤云才被所有人公认为巨星.

两大固元境巅峰强者在场.未必沒有一斗的机会.

但就在四人扑向黎晨的刹那.柳汀闲直接撞向后面墙壁.

“别杀他.”

宣清莲急呼.

只是谁也不知道.她在为谁求情.

“死吧.”

陈方泰厉声高喝.宝剑气芒已然落到黎晨头顶.

嗡.

噼啪.

仍旧是简单一指.风雷激荡中.当啷啷刺耳响彻.剑芒瞬间爆碎.

噗.

陈方泰口中吐出一团血雾.宝剑撒手.身体直接倒卷而回.撞翻了桌椅墙壁.

“哼.”

淡漠冷哼.黎晨身形一晃的手臂连连挥动.

当当当.

锋锐无匹的气芒斩在胳膊上.阵阵火星激荡.根本留不下分毫伤痕.倒是上面反震的巨力将三名固元境武者震的倒退开來.

“留下吧.”

轰然一拳击出.暴虐虎啸激荡.猛的冲击向正欲夺窗而出的柳汀闲.

“欺人太甚.不要以为老夫怕了你.天阳斩.”

察觉到背后冲击來的狂暴威能.柳汀闲咬牙转身.猛的一记掌刀劈下.

嗡嗡.

刺目光华闪耀.锋锐无匹的气劲.在炽烈气息包裹下轰然斩落.

“嗯.”

黎晨眼睛一亮.手臂上的力量再强三分.

轰咔.

气劲激荡.耀目光华散尽.柳汀闲闷哼一声的倒飞开來.

轰隆.

普通的木质楼阁.哪里经得起这一撞.直接崩碎开來.

嗖.

光影闪动.黎晨直直飞出洞口.扑向柳汀闲.但在下一刻.却冷哼一声的回转身.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掠入楼阁中.

“找死.”

嘭嘭嘭.

话音未落.闷哼连响.三道人影惨嚎翻飞.

却是这几人想趁机拿下宣清莲.哪知被黎晨发觉.直接废掉了丹田.

“不要杀他.”

宣清莲惊喜交加.喜的是黎晨的实力远超想象.报仇有望.惊的是黎晨欲要杀陈方泰.

“哼.”

黎晨淡漠冷哼.随手挥出一团气劲.

轰.

屋中仿似刮起了飓风.猛的冲击向陈方泰.面对这股气劲.只是普通固元境巅峰武者的他.竟然有种无力抵抗的感觉.

铿锵.

举剑硬挡中.被其内蕴含的巨力袭身.闷哼一声的倒退开來.看着飞出楼阁的黎晨背影满是惧意.再也不敢踏前一步.

心下忐忑不已的看向宣清莲.欲言又止.刚才他也想下手抓她來着.若非黎晨手下留情.结果恐怕与地上惨嚎的三人无异.

“你走的了吗.”

楼外传來淡漠喝声.轰然爆响中.一股股强悍令人心悸的力量爆发开來.

“清莲.原谅外公.我也是......”

陈方泰吓的一个激灵.满面苦涩哀求.

“你好自为之.”

宣清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走向破洞处.

原本两家相隔甚远.从小她也沒见过几面.却不想.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竟然出卖她.真真是在她满是伤痕的心口上.生生将刚刚结痂的伤痕撕了下來.

“是.是......”

陈方泰欲言又止.忙不迭点头.想靠近.又不敢.

轰轰轰.

宅院上方.接连传來爆响.刺目光华闪动中.一道人影骤然抛飞开來.正是柳汀闲.

此时的柳汀闲.全然沒了之前的气定神闲.披头散发.口角溢血.衣衫褴褛.冒着青烟.

“你......黎晨.你不能杀我.我是明元郡散修联盟分舵主.你若杀我.就是根散修联盟作对.就算你天资再高.也休想活命.”

仿似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柳汀闲颤巍巍落地.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一向身居高位的他.

“呵呵.”

摇首淡笑.黎晨心下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

武者.一向以逆天为准.那股坚韧不拔的坚毅在哪儿.

也怪不得黎晨如此.他修炼虽然坎坷不断.但也算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艺业.

在李家做奴之时.也曾为了不挨打而卑躬屈膝.在后來一次次蜕变中.才生就了一身傲骨.

但如柳汀闲.乃至徐锦荣这一类人.不是身居高位多年.就是天生尊贵.哪里会舍得荣华富贵的多彩人生与还有很长的寿元.

只是黎晨修为尚浅.境界尚浅.还不明白武者所谓的逆天而行.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准则.

而当他明白时.天地间将会产生怎样的动荡.这......却是后话了.

定西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阿波罗医院张新华
无锡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海口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成都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