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求仙则仙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全炸了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3:44

求仙则仙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全炸了

凝神归元丹材料难寻,反倒契合了九天玄门塔专收珍稀灵草的习惯,所以唐承念进入九天玄门塔中一寻,立刻找出了九种灵草,凑齐一份凝神归元丹的材料。

唐承念之所以要多找出一份,并不是无用功,实属无奈之举。

这次,比试区域里摆放了丹炉,又规定所有丹师不得用自己丹炉,如果她这里干干净净,就算交出了丹药,说不准对方也不肯认。

所以,唐承念已经决定,试试自己炼制丹药。

就算练废了也不怕,交出炼丹系统已成的便是,到时候再帮丹炉搞搞清洁,把焦味消去,就算有人生出疑心,也抓不到证据。

考官等所有人就位,便宣布让大家开始炼丹。

咦?

所有人都没动。

包括唐承念,她和其他所有丹师一样,齐齐呆滞地抬起头望向考官。

屏障呢?阵法呢?现在就炼?

考官点点头,仿佛看透了他们所有人的心里话。

他催促道:“怎么都呆着不动?”

动什么动!

屏障没开,他们炼给旁人看吗?

区域外围也没有遮掩,等于在场所有丹师都是在无数围观群众的围观之下开始炼丹,每一个看热闹的都又惊又喜,没想到真能围观,而阵法里的一众丹师都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炼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仍然有大胆的人朝考官提出了反|对意见。

他起身说道:“我们人人都有自己的小技巧,小手段,难道要让别人轻易看去?”

考官笑道:“你又不用自己的丹炉,难道连基本技巧也不会?”

他接着说道:“一些基本技巧,叫旁人学了,又有何妨?”

唐承念不管其他丹师的愤慨,她心中也有震惊,却是别的。如果叫旁人从头看到尾,岂不是会知道凝神丹,归元丹和凝神归元丹的制作方法?这又是把珍贵的丹方当纸一样扔了。

这组织者究竟有什么目的?此人心中难道没有一丝不舍得?

考官在上头已经不耐烦了:“快快动手吧!这炼丹考的就是你们的本事,如果连怎么用基本技巧都忘了,也不过是耍小技巧,走旁门左道耳。”

言下之意,就是你沽名钓誉,名实难副。

谁肯担这样的名声?

于是那人也只好讪讪地坐下了。

罢了,既然大家都这样,相互监督,倒也无妨。

因此,所有丹师想了想,都服气了。

但唐承念傻眼。

她只想做戏,但她若是炼丹炼出了焦味……这问题就怎么也洗不掉了啊!

唐承念头疼起来,原以为能轻易度过的第二场,忽然就变得无比艰难了。

可是,所有人都开始动手了,她也不能装死,只好硬着头皮上。

上就上吧,若是实在难堪,就当她与灵雕空梭无缘了。

唐承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抓起须弥袋,一手把丹炉揭开。

不对!

呃呃呃呃呃……她又坐下了。

刚才习惯成自然,差点如用炼丹系统一样,直接把材料一股脑扔进去。

那不烧焦才怪呢!

唐承念心虚地坐下,左右看看,果然有人用疑惑的目光看她。

倒不是丹师,丹师们每人都在认真地处理自己的材料,而是场外人士,估计那些人是学徒弟子吧,都用看傻瓜的表情看她,估计都在心里疑惑她是怎么混到第二场的。

唐承念就当自己眼瞎耳聋,假装没看见,若无其事地正襟危坐,把材料一株株拿出来处理。

在石桌上还有碗和仵。

有些材料需要研磨,有些材料需要切碎,都是不同的处理方式,丹方上写得明白。

唐承念对这种类似做菜一样的方式倒是擅长,很快将九种材料处理好。

她熟练的手段很快让刚才那些质疑的人打消了疑惑。

是嘛,能够来到第二场的丹师,果然非比寻常,大概之前是太紧张了吧?

唐承念被材料处理好以后,丹炉也烧得够烫了。

桌上有灵泉药引一杯,也是唯一的,要是错过时间,让水烧干,那灵泉也没了。

所以时机必须把握得好。

唐承念掀开丹炉的盖子,先把灵泉倒进去,它很快咕噜咕噜地滚了起来。她掐着时间,一次次将九种材料依次放入丹炉中。真奇怪,她想,她一到该放下一种材料的时间,就会生出一种自觉性,知道要把下一种材料放进去……怎么会这么自然?仿佛像是本能一样。

场外有人很快注意到这件事,不禁交头接耳。

“人家都放三种材料或者六种,她怎么全放进去了?”

“你没看到吗?有三张丹方,可能是不同的丹方吧。”

“但她一次用完,岂不是只有一次机会?她对自己这么放心?”

“这……且看看。”

唐承念的举动也同样让上头的考官和监督官开始谈论起来。

“看她的动作,有些僵硬……不过时间掐得非常准。”

“是精准,我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丹师……她竟然只是丹师。”

两位监督官说道。

考官则想起了前日自家朋友的一语,问道:“此丹师叫什么名字?”

“她叫唐承念。”

“唐承念?”考官笑了起来,“原来她就是那个交出九颗好丹的丹师。”

“什么?原来是她?”这说出唐承念名字的监督官只知道有丹师交出了九颗好丹,却并不知道此丹师的姓名,他疑惑地看向考官,“丹师的名字都被隐藏,你怎么知道是她?”

“巧呀,元丹师监考的正是唐承念那一场。”

不管上头交流得有多起劲,作为被讨论的主人公,唐承念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她从未觉得炼丹多有趣,直到现在,她第一次出手,竟然就觉得,她生来该做这件事。

唐承念还不禁感叹起来,她竟然现在才想到做这件事。

同一时刻,半空中,护卫又化为了飞鸟,以诡异的方式悬停在空中,而霍斩狼则优哉游哉地坐在它背上看着底下。

场下有五个区域正在进行比试,然而霍斩狼的目光只盯着一处。

她看着二号场。

确切地说,她盯着唐承念。

“真想不到……拥有如此精妙手段的人,竟然只是一个丹师。”霍斩狼道。

护卫虽然化为飞鸟,但这并不影响他说话。

“以她的年纪,能是丹师,已经很了不起。”

“你呀,就别为我说好话了。”

“我夸她。”护卫冷着脸说道。

霍斩狼大笑。

她笑吟吟地说:“凝神归元丹丹方说送就送,城主府真是大方!”

其目的,也更难料了。

凝神归元丹传闻有活死人,药白骨的奇效,虽然显得夸张,但其实也差不多。

如此珍贵的丹方,说送就送了,白送?

卫属梧都干不出这种丧心病狂的“圣人”之举啊。

要么脑子进了水,要么图谋甚大。

护卫安慰她道:“放心,你师父会派人来接你。”

“那就最好。”霍斩狼点点头。

她说完这句话后,护卫忽然说道:“丹要成了。”

他一直都知道霍斩狼在看谁,所以,他所说的成丹,自然是说唐承念的。

“哦?”霍斩狼笑道,“上次成九颗好丹,这次用普通的丹炉和地火,没有技巧,又是如此难的凝神归元丹,不知道能出几颗?”

不止霍斩狼,包括考官、监督官、围观群众……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唐承念的丹炉上。

她一直站在丹炉旁边,手也压在丹炉的炉盖上。

别的目光怎样,已经被她完全忽视,她已经将自己的一切情绪都凝聚在了一点。

便是这丹炉,丹炉里面正在沸腾的灵泉水。

她隔着丹炉,也能够感觉到灵泉水将九种材料全部混合在一起,只要等到那个确切的时间将炉盖打开,把丹团取出便可。

正确的基本技巧是,将丹团从丹炉中取出,按照规定的大小切分,揉圆,便是成丹。

唐承念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仿佛装了一个闹钟似的,有片刻,它开始发出小小的“滴、滴、滴”的声音,这是预兆,十下以后,陡然嗡鸣。

‘叮铃铃……’

脑子里警铃一响,唐承念猛地揭开了炉盖,将丹团倒了出来。

她直接拿起石桌上的刀,先把丹团滚成条,然后利落地斩了九下,将丹团分成了十个……满丹?唐承念只来得及在心中震惊的一下,手上的动作没有半点迟疑,迅速把丹揉成。

十颗好丹,全是药香。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唐承念的手法,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当所有人都生出油然而生的敬意,想要赞许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下一刻瞬间发生了。

“砰!”

“轰!”

“哐!”

这样那样的声音响亮地响起,一个个丹炉毫无预兆地炸了。

这些丹炉不仅炸|开,而且炸|成了碎片,满天飞舞。

霍斩狼差点把手里的酒壶砸下去,但她的神情依旧在一瞬间变得诧然:“丹炉集|体|炸了?”

这同样也是护卫从未见过的景象。

他很快“呃”了一声,因为,他注意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只有唐承念的丹炉,完整无缺,在所有丹炉碎片做背景的情况下,这无疑是一个可笑又令人惊骇的画面。

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好的牛皮癣医院
NK细胞治疗
秦皇岛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肇庆白癜风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