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报道

发布时间:2019-10-17 14:45:09

在通往县城车站的马路上,衣着朴素的一老一少每人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吃力地瞪着,他们的车子后座上分别驮着鼓鼓囊囊的大包小包的行李卷。看得出,他们是前去赶车的。今天是儿子大学开学的日子,刘力维原本打算亲自送儿子刘刚去学校报到,因为这毕竟是家里的一件大事,更何况儿子从小到大根本没出过远门,刚开学行李又特别多。可是一想到家里的一屁股债,为了省下一点钱,他还是咬牙决定把儿子独送到车站以后由他独自一人去学校报到。好在听儿子说,大学里在车站有迎接新生的专车,到学校以后还会有专门负责新生报道的人员,他心里也稍微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刘刚的妈妈体弱多病,全家的重担全都落在刘力维一个人身上。刘力维是独子,他除了要赡养老父老母,照管妻子外,还要负担起刘刚和刘刚弟弟的上学费用。而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手艺,只不过是依靠工地当小工挣些辛苦钱而已。他经常早出晚归地去工地干最脏最累的活,整天工作十小时以上,衣服被水泥暴染得没有了原来的颜色,头发都赶了毡。吃的是工地最粗糙的饭食,甚至逢年过节都要给人看工地或者赶工期,为的就是多挣一点辛苦钱。刘力维今年四十来岁,看上去却像个六十多的小老头。为了减轻爸爸的负担,刘刚曾多次要求退学回家,帮爸爸打工赚钱,可每次都找来爸爸强烈的反对,有几次还是言辞过激的谩骂。刘力维知道儿子在学校是高材生,告诫他要安下心来,争取考个重点大学,为家里争口气,也为弟弟树立个榜样。至于所需费用,家里就是砸锅卖铁也不用儿子操心。

父子两人边骑车边谈着什么,无非是上大学以后要好好学习,不用过多惦记家里云云。这时,一辆高速行驶的高级轿车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伴随着车窗缓慢摇下,一张肥头大耳,面带微笑的脸从摇下的车窗里探了出来:“老同学,这时去哪儿啊?”

刘力维一扭脸,认出是自己高中时期的老同学,现在在县某局当局长的梁发达。透过车窗,他隐约看到后座上两张毫无表情的脸,好像是梁发达的妻子和他家的公子。虽说自打高中毕业后极少与梁发达有过来往,可前不久刘力维刚应约参加过梁发达为他的公子哥“金榜题名”而召集的“庆祝会”认得他们。那天前去恭贺的人真不少,他还咬牙随了三百元钱呢,虽说在参加宴会的人里算最少的,拿不出手,可他也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不用问,今天他也是和妻子一起送他家公子去上大学的。

梁发达的妻子很不耐烦地问了一句:“是谁呀?”

梁发达回头应了句:“刘力维,我同学。”

“噢,快点啊,急着赶路呢。”她不冷不淡地说,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刘力维知道,梁发达之所以这么热情地停下车跟自己打招呼,除了看在那三百元的礼金的份上,再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据知根知底的同学说,梁发达从来不放过在同学面前显摆自己的机会,不然怎么能让同学们知道他“发达”了呢。按他的秉性,只要见到比他官大的,哪怕给人提鞋他都愿意;可跟一般同学,虽说表面上客客气气,口口声声说有事尽管找他,可是,一旦你真的有求有他,想见他的面都难,即使见了面,也总是想方设法把你推倒别的地方去,也不得罪你,也不给你办实事。就拿这次刘刚上大学的事情来说吧,刘力维曾经是县合成纤维厂的职工,后由于厂子破产而下岗,本想在政策范围内在县工会为儿子上大学争取一个贫困补助名额。想到梁发达在县里路子广,他俩又是高中时期的前后桌,想让他帮忙从很少的名额里争取一个,可找了梁发达好几次,人家就是不肯帮忙。再后来,听人说他家的公子竟然争取了一个贫困生的名额。刘力维虽说心里生气,怎奈只是道听途说,再说即便是真的,自己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社会上这样的事情还少吗?难不成还要去告老同学不成?唉,谁让自己没能耐,是一个小老百姓呢?

“原来是发达呀,怎么,这就送孩子去报道啊。”刘力维一边客气地答应着,一边下了车子。

“对对,我和你嫂子今天送孩子报道。你们这是——”梁发达看了看一旁的刘刚,显然他不认识刘刚。

“这是我大儿子刘刚,今天也去报道。”他向一旁发愣的刘刚介绍到:“这是你梁伯伯,我高中时的同学。”

“梁伯伯好。”刘刚礼貌地打过招呼。

“噢,原来是大侄子。力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侄子金榜题名,怎么也不庆贺庆贺呀?怎么,怕老同学喝你的喜酒?”梁发达假愠道。

“哪里,我可比不了老同学你,小家小户的没那么多的讲究。”刘力维难为情地说。

“再怎么说也要庆贺一场。”梁发达煞有介事地说,“这样吧力维,改天我为你请几个老同学聚聚,一定要补上的。”

“一定请,一定请。”刘力维敷衍道,他知道梁发达的话根本就是口头上的客气,也是为他自己没有礼尚往来的开脱之词。

“爸,时间不早了,赶快赶路吧!”车里传出梁发达的儿子很不耐烦的声音。

“那就一言为定。力维,我们还要赶好几百里的路,改天见。”说完便摇上了车窗,小轿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爸,梁伯伯的家人真不懂礼貌。”刘刚一边继续赶路,一边说。

傻小子,你以为你梁伯伯就有礼貌了?还不是在同学面前假亲假近,逢场作戏?刘力维想,但是他不愿跟刘刚讲这些,怕给他心中留下阴影。他深情地往往刘刚,羞愧地说“孩子,爸对不起你。看看人家,一家人轿车送孩子上学,爸爸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不,爸爸,你已经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您放心,到学校后,我一定好好完成学业。同时还要打些零工,尽力减轻您的负担。等将来我挣了钱,一定让您过更好地生活。”刘刚坚定地说。

“好小子,有出息,爸从来都是相信你的!”

“爸,梁伯伯家的儿子考的哪所大学?”刘刚问。

“记不清了,反正是一所地级市的不起眼的专科。据同学说那个公子哥在学校不好好读书,光会搞对象。”

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闪现在刘刚的脸上。

汽车站到了,刘刚背负着沉重的行李,迈着坚定的步伐地走了进去,脸上充满了刚毅和自信。他的怀里,揣着的是一所全国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共 2 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讲的是父亲送儿子上大学报到的故事。一位是家庭贫穷,但心的善良,朴实厚道的老农民;一位是腰缠万贯的富商,在送儿子上大学去车站路上巧遇的一段故事。作品真是反映了社会现状和贫富不同家庭的经济差异以及精神品质的差异。引人深思。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9-14 21:51:55 期盼新作!

白银治疗癫痫病医院
聊城好的白癜风医院
新疆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白银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聊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