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东周美人传 第十章-西瓜熟了

发布时间:2020-01-13 17:10:25

东周美人传 第十章:西瓜熟了

西瓜熟了,又大又甜!可是,大夫连称却没有心情品瓜,因为,他在品事,大事!西瓜熟了,按照我与主公的瓜熟之约,我应该离开这个可恶的地方,回到繁华的齐都临淄。可是,为什么,主公的调令迟迟没有来?

原来,除了与文姜的那diǎn破事之外,还有很多恶行,比如经常欺负一下弱xiǎo的邻居。人,一旦坏事做多了,心,难免就会虚。诸儿的心就很虚,非常虚!他到不担心别的,他只担心他的上级,唯一的上级,周王。自己作了这么多伤天害理兼伤风败俗的事情,周王会不会忍无可忍,派兵征讨?因此,为了预防可能的征讨,诸儿派大夫连称戍守葵丘。给连称打下手的则是大夫管志父。事实证明,这是一对完美的搭档,完美的不是防守,而是造反,造诸儿的反!

戍守葵丘是一个苦差事,非常苦。因为,那时候的葵丘很荒凉,荒凉的只剩下一样东西,黄沙,铺天盖地的黄沙!

苦是苦了diǎn,可是,国君有令,连称不得不去!不过,去,可以!您一定要给我们一个期限,难不成让我们吃一辈子的黄沙?

当时,诸儿正在吃瓜,又大又甜的西瓜。所以,他随口答道“来年,西瓜熟了的时候,你,你们,就可以回来了!”

其实,诸儿就这么随口一説,丝毫没有兑现承诺的意思。不过,连称却当了真,将这句话放在了心里,深深的放在了心里!

如今,西瓜熟了,连称却怎么也等不来那纸渴盼已久的调令。

连称很郁闷,他不知道,临淄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主公忘了昔日的承诺。因此,他派人跑到临淄去调研。调研结果出来了,连称也不郁闷了,因为,现在,他的心情是愤懑,不是郁闷!因为,他听説,诸儿正在谷地,和文姜厮混在一起!而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十天半月,而是整整一个多月!

连称出离愤怒了,我在葵丘吃黄沙,我妹妹连妃在齐宫守活寡,而那个无道昏君,却跑到谷地寻欢作乐去了,而且还是跟自己的妹妹!诸儿,你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

连称的想法很简单,diǎn齐人马,杀回临淄,捉住那个诸儿,咔擦一下,砍下他的脑袋!然后,完事大吉!

“不妥!不妥!”管至父一边轻摇鹅毛羽扇,一边摇头晃脑的説。显然,他把后世的诸葛孔明当做了dǐng礼膜拜的对象。只是,他的做派,怎么看,都更像传説中的狗头军师。

“如何不妥?”连称一把夺过羽扇,“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急不可耐的追问。对于自己的这位智囊,连称很佩服,也很无奈。佩服他的诡计多端,无奈他的酸文假醋。

“瓜熟而代,诸儿所亲许也。虽然,他毫无诚意,但,我们,一定要坚信不疑!”

“你都説了,他毫无诚意!我们,还怎么坚信不疑!这不是二吗?”

“献瓜请代!”

“诸儿那个混蛋,一定不会答应!”

“我们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这,哦,我懂了!军心!”

“对!只有挑起士兵的怨恨,他们才会横下一条心,跟我们一条道走到黑!”

果然,瓜熟而代的申请被驳回,语气还相当的严厉。显然,诸儿把连称、管至父等人当成了狗,看家护院、任打任骂的狗!

不错,连称和管至父是狗,不过,却不是看家护院、任打任骂的狗,而是疯狗,随时准备反噬主人的疯狗!

“士兵的情绪已经挑起来了。现在,我们出发吧!”连称一脸的兴奋。

“no!no!no!”这次,管至父没有摇扇子,只是摇头,摇的像拨浪鼓。

“no是什么东东?你,能不能説人话!”

“这是英文,你不懂!no就是不行!”

“嗨!你直接説不行不久得了!”

“这样不是显得我有学问嘛!比后世的诸葛亮还有学问!我敢打赌,诸葛亮一定不懂英文!连将军,你赌不赌?”

“赌你个大头鬼!抓紧説正事!这次,为什么不行?”

“内应!我们需要内应!能够随时向我们通报诸儿行踪的内应!”

“唉!我的管大军师,你,为什么不早説?”

“事要一件一件的办,馍要一口一口的吃!”

“迂腐!还有什么需要办的,一块説!”

“我们杀了诸儿,总不能自己做弃侯吧?”

“诸儿不是有儿子吗》一个是公子纠,一个是公子xiǎo白。到时候,我们随便立一个,不就结了?”

“no,哦,不行!”

“为什么不行?”连称快被管至父给逼疯了。

“你説,他们作了一国之君,会不会报杀父之仇?”管至父依然不紧不慢的説。

“废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以为,鲁庄公那样的怂蛋,遍地都是呀!”

“所以,你懂的?”

“我懂的!懂你个球啊!哦,我懂了!他们,还真的不能立!”

“你有人选吗?”任凭连称急的像火上房,管至父依旧好整以暇,不时抛出个一般疑问句。

“我有个屁人选!有屁快放!”连称急的抓狂。

“公孙无知!”

公孙无知是诸儿的弟弟,当然,不是亲弟弟。不过,比亲弟弟也远不了多少。因为,公孙无知的爹地是诸儿的叔叔,亲叔叔!

诸儿的爹地与公孙无知的爸比是亲兄弟,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所以,齐僖公对自己的这个侄子很关照。公孙无知生活的很幸福,很甜蜜。可是,好景不长,齐僖公蹬腿之后,诸儿上台,公孙无知的生活就瞬间从天堂坠入了人间,而且还是比较凄苦的人间。官职被削了再削,工资也少了一大半。

公孙无知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一diǎn也不大度。所以,他对自己的这位兄长,没有任何的亲情,只有恨意,满满的全是恨意!

听完管至父头头是道的分析,连称一拍大腿,就这么办!

“慢着,连将军,,我们还没有内应,重量级的内应!”

“你傻呀?我妹妹连妃!”

“可,连妃终究是诸儿的枕边人!”

“屁!诸儿的枕边人只有两个,一个男,一个女。女的就是他妹妹,男的好像叫孟阳。至于我妹妹,基本就是在守寡,守活寡!”

“对,对,对!”

“对你个嘴。你要是三件事一起説,我就一块办了!你看,我还得再派一次信使,这不瞎耽误工夫吗?”

管至父的脸微微一红,罕见的没有説话。

三方一拍即合,公孙无知甚至主动提出,一旦大功告成,他将娶连妃为妻,让她扬眉吐气的过一把一国之母的瘾!

箭已在弦,刀已出鞘,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诸儿,何时才会出宫?或者,换个説法:猎物,什么时候才会上钩?

猎物上钩了,很快!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电话
上饶协和医院靠谱吗
长春牛皮癣医院前十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内蒙古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