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白银霸主 第两百二十六章 救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8:54

白银霸主 第两百二十六章 救人

生命是坚强的,也是脆弱的,看着一个刚刚还让自己羡慕赞叹的年轻高手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严礼强心中恻然。

这个明王宗的弟子,一直到现在,严礼强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看他的武道修为,远远超出自己,至少应该是武师以上,甚至有可能更高,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青年才俊,这样一个前途无限的人,就这么死了,死在自己面前

严礼强心情有些复杂,因为他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上次“死亡”的经历,同样突如其来,同样措手不及,生死只是刹那间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还有一次“重来”的机会,而面前这个明王宗的弟子,却是真的死了。

不过眼前的环境却不是严礼强可以在这里感慨的时候,这里荒郊野外,周围毫无人烟,大批的黑风盗有可能很快就杀到,所以,自己必须抓紧时间。

按照那个明王宗男弟子的话,严礼强在那个人的身上和腰间摸了一下,果然在那个人的腰间摸到了一个药囊,药囊里面有几个瓶子,其中的一个瓶子,正是白色的。

拿着药,严礼强又看了看旁边的那团绿色的烟雾,绿色的烟雾已经淡了很多,不过还没有完全消散,严礼强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团烟雾是飘在空中的,距离地面,大概还有两尺左右的距离没有那些烟雾的存在,就像火灾之中的浓烟一样,浓烟下面的空气反而有可能可以呼吸。

看到这里,他也不耽搁时间,而是快速跑到旁边的一个沙突人护卫的尸体旁,用刀切下了那个沙突人护卫身上衣服的袖子上的一块布,然后打开那个护卫身上挂着的水壶,把水壶里的水倒在了那块布上,淋湿,然后就用那块布当做口罩,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就冲到那团还未完全消散烟雾面前,匍匐在地上,朝着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爬了过去。

严礼强很小心,一边匍匐往前爬着,脸部紧紧贴着地面,一边细细的呼吸着,同时注意着自己身体的情况,只要一有不对,他就要马上停下来,因为这种时候,要是自己也中毒,那可就真是糟糕了,因为不可能再跳出第四个人来再来救他,反而沙突人来这里的可能性却很大。

透过潮湿的布料呼吸进来的空气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奇异难闻的甜腥的味道,不过已经不重,这股味道让严礼强的舌头稍微有一点发麻,就像吃饭的时候嚼碎了一个花椒一样,严礼强的小心脏碰碰的跳着,在感觉到舌头发麻的时候,他一下子停止了前进,在歇息了几秒钟后,感觉到那股舌头上的麻意没有继续扩散开来,他才放下心,继续朝着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爬了过去。

爬到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的身边,那个女人双眼紧闭,那姣好秀美的脸上,有些煞白,额头眉心之中,却有了一丝绿线,那股绿线就像有生命一样,还在慢慢的生长着,在扩散,一股绿线有变成两股的趋势……

严礼强不敢耽搁,直接抓着那个女人的手,一边爬,一边把那个女人从地上往那团雾气的外面拖过去。

好在严礼强一身力气不算小,那个女子的身体也不算重,所以很快,严礼强就把那个女子拖到了那团烟雾的外面。

把那个女人的扶起坐在地上,靠着自己的大腿,严礼强打开那个白色的药瓶,捏开那个女人的嘴,把白色药瓶之中的一颗红色的,带着馨香气息的药丸,直接喂到了那个女人的口中,然后抬了一下那个女子的下巴,让那颗药丸直接滑到了女人的肚子里。

做完这些,严礼强就把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平躺着放在了地上,认真观察了片刻。

说来也神奇,只是那颗药丸刚刚进入那个女子的肚子没有多久,严礼强就发现那个女子眉心中间的那一丝绿线停止了生长,然后就在他的注视下,慢慢开始变淡。

严礼强一下子放下心来。

“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动了,那么,这打扫战场的任务,就只能自己来做了,那个沙突老头好像还是一个什么祭司,看样子不是普通人,这样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了!”严礼强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朝着那个被他干掉的沙突老头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先打扫战场,严礼强也没想着要独吞,等那个女人醒来再分就是了。

那个沙突老头已经死透了,而且死得很难看,严礼强的第一箭直接就从面部把他穿头而过,而严礼强的第二箭,则直接射穿了那个老头的的心脏,用箭矢把他钉在了地上。

刚刚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的那个老头,此刻死了的样子,也不好看,就像一堆黑色的腥臭牛粪。

知道这个老头手段颇多,出于谨慎考虑,严礼强没有直接动手去搜那个老头的身体,而是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快速的把那个老头身上的衣服挑开和划开,看看那个老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让严礼强无语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大人物出门都没有带钱包和东西的习惯,那个老头的身上,居然身无长物,什么钱包药囊的都没有,只是在把那个老头贴身的内衬用长剑挑开的时候,严礼强才看到了那个老头干瘪的胸口,挂着一块奇异的东西。

那个东西巴掌大小,就像一个古色古香的圆形铜镜,通体闪耀着古铜色的光彩,在那个东西的表面,有着一圈圈绚丽而又神秘的文字,而在那个东西的中间位置,则镶嵌着一颗如鹌鹑蛋一样大小的异兽核晶。

与严礼强之前见过的那些异兽核晶不同,此刻,就在那颗铜盘上的异兽核晶,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而且还有了一圈细密的裂纹,早已经没有了所有的灵气。

这个东西被那个狗屁的沙突人祭司贴身收藏,看起来就不普通,于是严礼强毫不客气的就把这块东西从那个老头的身上扯了下来……

刚刚拿在手上,严礼强就发现那块东西上面的的那颗异兽核晶,居然犹有温热的感觉,但正在迅速的冷却下来。

难道这个东西就是刚才那个明王宗弟子所说的灵气阵符?

严礼强把这个东西收了起来,这个东西上面那颗暗淡破碎的异兽核晶,一下子让严礼强想起了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那一团有毒的烟雾已经彻底消散了,小心的跑到那条断成两截又被他补了两箭的巨大蜈蚣旁边,忍住心中那种稍微有些发毛的感觉,用手上的长剑把那条蜈蚣的两截身体戳开,然后,就在那条蜈蚣的身体中间,严礼强看到了一颗晶莹剔透,闪动着一丝幽绿色光泽的异兽核晶。

再次把那颗异兽核晶收起,严礼强还想再去搜刮一番,却听到旁边传来嘤咛的一声,他一转头,就看到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已经醒了过来,正缓缓睁开眼睛……

刚才严礼强把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拖过去的时候,刚好就和那个明王宗的男弟子放在一起,所以那个女弟子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个已经死去的明王宗的男弟子那早已经没有了生气的面孔。

“师兄……”那个明王宗的女弟子悲呼一声,挣扎着坐起,然后一下子就趴在那个男弟子的身上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姑娘,节哀顺变吧……”严礼强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开了口……

蚌埠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江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沈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蚌埠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江门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